您好,欢迎来到本站
微信关注(请扫描二维码)
首页 > 政协概况 > 社情民意

关于大力培育和发展社区社会组织提升基层治理能力的建议

来源: 发布日期:2020-06-30

  社区是社会的基本单元,也是浓缩版的社会,其服务需求涉及方方面面,最能直观反映人民群众日常生活状况。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社会治理的重心必须落到城乡社区,社区服务和管理能力强了,社会治理的基础就实了”。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要“加强社区治理体系建设,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发挥社会组织作用,实现政府治理、社会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十九届四中全会也提出“推动社会治理和服务重心向基层下移,把更多资源下沉到基层,更好提供精准化、精细化服务”。

  社区社会组织是由社区居民发起成立,在城乡社区开展为民服务、公益慈善、邻里互助、文体娱乐和农村生产技术服务等活动的社会组织。培育发展社区社会组织,对加强社区治理体系建设、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具有重要作用。

  一、社区社会组织参与基层治理的作用和优势

  一是可缓解政府公共治理压力、弥补政府公共服务的不足。在政府购买服务或基金会、企业资助下,社会组织能够在扶贫济困、环境保护、社区治理和服务民生等社会建设领域发挥独特作用。

  二是能够将更多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政策措施落地落实,比如社会组织协助相关部门开展社会救助和扶贫助困等工作,使服务更加精准,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增强服务对象的政策获得感。

  三是社会组织可助力社区委员会推动居民自治、充实基层服务力量和培育基层社区内生力量,培育居民自我管理、自我服务、参与议事协商的意识和能力。

  二、我盟社区社会组织发展面临的主要问题

  从目前情况看,我盟社区社会组织发展滞后,参与社区治理的程度较低。在此次新冠肺炎防控工作中也暴露出社区动员能力不强、社会组织有序参与防控工作不到位等问题。

  一是培育扶持力度不够。当前我盟对社区社会组织的发展还处于起步阶段,各级政府及相关部门对于社区社会组织的作用认识不足,缺乏有针对性的培育扶持政策措施。政府用于购买社区社会组织的服务范围有限,服务项目对接不够精准。

  二是社区社会组织力量薄弱。虽然我盟大部分社区已经有了志愿者队伍,但专业化水平较低,大多集中在文体服务、便民服务上,能够以专业的社会工作方法向不同群体提供服务的社会组织还很少;其内部成员的服务能力和水平普遍不高,很多社会组织依靠志愿者和兼职人员组成,优秀的专业专职人才较少。

  三是公众参与程度较低。社区社会组织的作用主要包括提供社区服务、形成社区文化、协调化解矛盾。要充分发挥作用必须有居民的广泛参与,但由于当前社区社会组织力量薄弱、功能不健全,社区居民对其信任度和认识不够,遇到问题时仍习惯于向社区或基层政府反映,在社区社会组织运作过程中,居民主动参与十分有限。

  三、培育发展社区社会组织的几点建议

   一是积极培育扶持社区社会组织。尽快出台符合我盟实际的扶持社区社会组织发展的政策措施,协调有关部门建立平台,多渠道增加社会组织的资金投入,同时扩大政府对社区社会组织服务的购买范围。创新社区社会组织帮扶及培育方式,为其发展提供必要的场所、技术、政策支持等,并通过降低准入门槛、引导社会舆论、扩大宣传教育等积极培育不同领域的社会组织,为社会组织参与基层社会治理提供前提保障。

  二是明确社会组织的发展定位。相关部门要切实转变职能,加强调查研究,紧紧抓住社区居民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问题,以居民需求为导向,指导社会组织提供的服务与居民需求实现精准对接。从居民最关切的事项和领域入手,以服务居民、提供便利、互帮互助为重点,逐步扩展到培养居民民主意识、化解矛盾纠纷、为政府提供决策咨询、承接政府转移的职能等。

  三是加强社会组织内部的规范化管理。帮助社会组织在坚持公益性目标的前提下,建立有效的内部管理机构和各项规章制度,完善组织内部的激励和约束机制,加强专业化队伍建设,确保社会组织的正常运行与持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