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本站
微信关注(请扫描二维码)
首页 > 提案工作 > 调研与协商

关于锡盟肉牛产业发展的调研报告

来源: 发布日期:2019-08-16
 
                                                                                               锡盟政协专题调研组 
                                                                                                 (2019年8月1日) 
  
    按照中共锡盟委办公室、锡盟行署办公室、锡盟政协办公室关于印发《锡林郭勒盟2019年度政协协商计划》要求,盟政协副主席赵生带领农牧委、部分农牧企业负责人及委员,就我盟“建立健全产业链条,提升肉牛养殖效益”议题,在盟内外地区进行了广泛考察调研,现将相关情况报告如下: 
    一、 锡盟肉牛产业发展现状 
    (一) 肉牛养殖现状 
肉牛改良工作突破性进展——肉牛改良作为畜牧业实用技术,在我盟已有多年的历史,2005年开始,我盟对黄牛改良工作实施专项推进,确定了全盟的肉牛改良配种全部用西门塔尔牛为父本,以冷配改良为主、本交改良为辅,坚持改良与引进相结合的技术路线,黄牛良改化工作取得了明显成效。特别是2016年,我盟实施“减羊增牛”战略以来,以打造国家中高端生态畜产品之都为目标,通过全方位组织肉牛的“引扩改增”工作,我盟优质良种肉牛存栏规模明显增加,肉牛良改工作有了新的突破。目前,全盟肉牛良改比重达到97%。其中,二代以上能繁母牛54万头,国外进口纯种安格斯高端肉牛养殖规模达到6万头,居全区首位。 
    肉牛规模化养殖不断扩大——全盟现有肉牛养殖规模50头以上的1080家,其中:100—500头的132家,1000头以上的6家。现有肉牛养殖生态家庭牧场941个、肉牛养殖农牧民专业合作社73个、肉牛规模化养殖场15处。截止2018年牧业年度,全盟牛存栏达到161.58万头,规模化养殖带动效益逐渐显现。 
    肉牛繁育体系建设不断加强——全盟现有肉牛种牛场16个(其中,西门塔尔牛种牛场12个、安格斯牛种牛场2个、利木赞牛种牛场1个、海福特牛种牛场1个),基础母牛5100头;现有肉牛核心群279群,扩繁群500群,基础母牛45000头;引进纯种肉牛的企业、合作社、规模化养殖场、家庭牧场现存栏基础母牛达到1.5万头以上。目前,我盟年生产种公牛4100头、种母牛9000头以上,已具备了一定的供种能力,繁育体系初步形成。另外,年购进西门塔尔、安格斯、夏洛莱、海福特纯种牛合格冻精45万剂以上,可为本地区肉牛改良提供优良冻精。 
    (二)肉牛屠宰加工及营销现状 
    全盟现有肉食品加工企业120户,其中:规模以上企业74户,但是肉牛精深加工龙头企业缺乏,现有加工企业生产多为初级产品,附加值不高,市场占有率低。肉牛销售主要以出售活体为主,例如,2018年全盟牛出栏62万头,其中:盟内加工1.5万头,其余除了自食全部活畜出售。特别是我盟肉牛高端市场未打通、交易市场不发达、育肥环节未成形,龙头企业内外相连的组织带动作用未得到充分发挥。今年,正蓝旗顺鑫鑫源牧业有限责任公司、白旗额尔敦塔拉食品有限公司等部分肉牛加工企业投产后,年加工能力增加到10万头以上,将有力推进现代化标准的肉牛生产加工体系建设。 
    (三)肉牛产业牧企利益联结机制建立现状 
    近年来,通过各级政府的大力引导和积极探索,我盟肉牛养殖牧企利益联结模式初步形成。一是正蓝旗顺鑫鑫源牧业有限责任公司为代表的“分户繁育、合作社集中育肥、企业统一加工销售”的利益联结模式,引领农牧民、合作社发展肉牛产业。二是太仆寺旗中畜蓉泰公司和西苏旗内蒙古嘉利公司为代表的,针对贫困户的“政府补贴+公司+贫困户”运行模式,采用公司集中饲养的“托管”方式,股份合作型利益联结模式发展肉牛养殖。三是“公司+牧户”,公司代育肥利润分成利益联结模式,发展肉牛养殖。但是我盟大部分牧企是买断式利益联结关系,企业收购价格随行就市,不签订合同,有的地区销售群体以契约的形式与企业对接等。总的来讲,我盟肉牛产业化发展处于初级状态,牧企利益联结关系绝大多数处于松散式联结状态。 
    (四)饲草料生产加工现状 
    我盟拥有广袤的草原,草原类型多样,可利用草场面积2.7亿亩,拥有天然打草场3945万亩、人工草地186.6万亩,年平均打贮草24亿公斤左右。目前,我盟500吨以上集中储草点累计达到154处(其中,500吨—1000吨98处,1000吨以上56处),集中储备饲草能力达到3亿公斤以上,已初步形成储草体系。全盟现有饲草料加工企业12家,年生产加工能力达到50万吨,并在产业链的延伸上显现出强劲的发展势头,为我盟良种肉牛产业发展提供了坚实的物质基础。 
    二、 锡盟肉牛产业发展中存在的问题 
    对照当前农牧业大变革的形势要求,全面审视我盟肉牛产业发展现状,尽管有一些可喜的变化,但从繁育、生产到加工、销售等产业链各环节缺乏新的动能,利益联结机制不完善,没有形成全产业链发展的格局。 
    (一)肉牛规模化养殖率低。我盟肉牛养殖主要以散户养殖为主,适度规模化养殖率较低,规模化养殖、专业化饲养刚刚起步,还未形成规模效益。规模化养殖方面与通辽市相比差距较大,通辽市万头养殖场4个,千头养殖场11个,超百头养殖场474个,肉牛养殖合作社741个。 
    (二)肉牛育肥发展滞后。由于思想观念落后、养殖技术落后、示范引领不够、加工带动不强、养殖成本较高以及牧区劳动力有限等原因,我盟肉牛育肥发展滞后。主要表现:一是育肥场、育肥户数量少,育肥方式简单粗放。通辽市育肥牛企业和专业户13550家,而我盟寥寥无几。二是育肥规模小而散,没有形成规模化,这方面与通辽市更无可比性,通辽市万头育肥牛场8个、千头以上育肥牛场23个、百头以上的育肥牛场、专业户296个。三是育肥饲养管理技术落后,基础设施简陋。由于缺乏肉牛育肥业的支撑,牛的产肉性和牧养成本优势无从表现,也直接影响着畜牧业发展的质量和效益。 
    (三)精深加工能力急需加强。目前,除阿巴嘎旗额尔敦食品有限责任公司外,我盟没有大型肉牛精深加工龙头企业,牛产品加工只能维持在低层次的初加工层面上,加工增值链条较短,产品附加值和科技含量不高,没有形成强有力的辐射带动作用。 
    (四)优质肉牛品牌带动急需推进。到目前为止,我盟养殖安格斯优质肉牛饲养量已超过6万头,但由于育肥环节发展滞后、加工销售环节未形成品牌,再加上农牧民和市场对安格斯牛认知度不高,部分养殖户把安格斯牛以普通肉牛,甚至低于普通肉牛价格出售,养殖高端肉牛的优势、效益尚未显现,影响了养殖户引进和发展的积极性。现在对加工企业来讲,收购的安格斯牛,如不是育肥牛就出不来高档部位肉,无法走高端市场创品牌,但对养殖户来讲不一定了解精深加工的要求,只是等待观望甚至出现失去信心,供需矛盾较为突出。其他西门塔尔良种肉牛虽然数量较多,由于生产经营粗放、组织化程度低、精深加工滞后、产业链条不完整、标准体系不健全,宣传推介不够,市场知名度低等问题,未创出品牌,品牌建设已成为产业发展的当务之急。 
    (五)养殖户思想观念落后。锡盟有得天独厚的草地资源,农牧民靠天养畜的传统观念根深蒂固,少养精养科学养畜的观念深入人心不够。由于思想观念落后,生产经营方式和饲养管理模式难以转变、舍饲半舍饲未全面铺开、肉牛育肥步履维艰,落后的思想观念已成为现代肉牛产业发展的瓶颈。 
    (六)肉牛改良工作开展不平衡。全盟各地肉牛改良方面存在较大差异,思想上重视、长期坚持推进冷配改良地区,牛的品质好、价格高。思想观念落后,对此项工作有所放松,加之因交通不便等因素改良服务难以到位或放弃冷配改良的,则出现牛的品质下降。例如,我盟北部大部分牧区,实施本交改良,一定程度上影响肉牛质量提升。目前,我盟冷配区三代以上能繁母牛占全部能繁母牛的34%,而本交区三代以上能繁母牛占全部能繁母牛的比例只有15.6%,肉牛改良工作有待于持续加强。 
    (七)牧企利益联结关系不完善。我盟肉牛产业发展中牧企合作利益联结以松散的买断式与合同式的形式为主,加工与养殖脱节,牧企合作关系不稳定,合同履行缺乏相关制度与约束机制。专业合作组织发展滞后,且规模小、不规范、组织能力差,对农牧户的凝聚力与吸引力不强,多数农牧户仍然游离在产业化边缘。 
    (八)肉牛繁育体系建设滞后。主要表现在,本交区种公牛盟内调剂力度不够,影响肉牛品质和质量的提升;种畜生产及引进冻精监管不力,供种能力和质量受到限制;种牛场、核心群系谱档案建设滞后,影响品种改良和保种选育;服务质量过硬的技术团队缺乏,改良、繁育、疫病防治技术力量薄弱;肉牛改良设备器材陈旧老化,且投入不足。 
    (九)流动资金短缺。金融部门信贷门槛高、程序繁、额度小、贷款周期短,又不允许通过固定资产活体牲畜作为抵押贷款,农牧户和合作社引进肉牛、基础设施建设及育肥方面所需资金压力较大。一部分农牧户和规模养殖场自有资金有限,无力启动新建和扩大规模。 
    三、关于加快肉牛产业发展的建议 
    (一)夯实全产业链发展的养殖基础。一是提高繁成率。通过示范引领、上门辅导、算账对比、现场观摩、集中讲授和网络推送,特别是重点抓好典型示范,以生动鲜活的事例引导广大农牧民转变传统饲养管理模式,提高科学饲养管理水平,提高母牛受配率、受胎率和繁殖成活率。二是加大安格斯等纯种牛的引进和扩繁力度。坚持构建政府支持、企业带动、合作社推进、农牧民参与的格局,大力支持肉牛养殖企业、合作社和养殖大户继续引进和扩繁,进一步扩大养殖基础。三是加强规模化养殖扩繁基地建设。按照家庭牧场、合作社和规模养殖场认定标准,加快推进规模化养殖扩繁基地建设,对已认定的养殖扩繁基地,按相关规定兑现支持政策,带动广大农牧民养殖户通过整合资源、合作经营,扩大规模化养殖,提高劳动生产率,推动传统畜牧业的转型升级。四是全力推进肉牛育肥。肉牛育肥是走高端、创品牌的重要环节,也是全盟肉牛产业发展的潜力所在和农牧民增收的一个亮点。根据我盟实际,在南部旗县抓好企业带头育肥示范点建设,以“龙头企业+合作社+养殖大户”模式或者企业代育肥利润分成模式,全力推进企业规模化育肥。按照标准化、科学化要求,在基础设施建设、机械配套、饲料搭配、饲养管理、疫病防治、出栏体重等方面制定标准和技术规程,全面推广全混日粮饲喂技术,实行科学育肥。以企业育肥示范引领带动合作社、养殖大户开展育肥,以生动鲜活的事例引领农牧民,培育育肥市场,逐步实现架子牛不育肥不出栏、不达标不加工,整体提升我盟肉牛供给的效率和质量。 
    (二)加快肉牛屠宰加工体系建设。一是通过兼并重组、股份合作等形式,对现有龙头企业整合提升。培育上下游产业合作新型发展模式,提高精深加工能力,开发高档产品,研发皮、骨、血、脏器等高附加值产品,增强龙头企业整体实力。二是积极推进重点企业、合作社肉牛加工及育肥建设项目,促进其尽快投产达效,补齐产业链条,积蓄发展后劲。三是依据国际公认标准制定锡林郭勒盟中高端牛肉分级标准,在加工销售环节按照分级标准阶梯定价,在饲养管理环节制定饲料配方技术标准和管理要求,建立健全锡林郭勒中高端牛肉标准化生产体系。 
    (三)建设绿色品牌和全产业链追溯体系。品牌是畜牧业现代化的核心,是现代畜牧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抓手。以锡林郭勒盟入圈全国农产品特色优势区为契机,以“锡林郭勒牛肉”“锡林郭勒牛”地理标志证明商标为基础,把锡林郭勒盟建成国家级优质良种肉牛繁育示范基地,打造成我国中高端畜产品之都为目标,推进锡林郭勒优质绿色牛肉地域品牌建设。一是坚持政府主导,充分发挥行业协会和领军企业的积极性,建立“锡林郭勒牛肉”绿色畜产品质量标准体系和品牌使用管理办法,严格质量认证,授权符合标准要求的优质良种牛肉产品配置“锡林郭勒牛肉”统一识别标识,同时加强牛肉区域公用商标和自主商标专用权的行政保护。二是聘请专业品牌策划公司,策划与运营锡林郭勒牛肉品牌发展规划,从品牌运营、生产工艺、质量检测、产品包装、形象设计、宣传推介、市场营销、售后服务等方面进行全方位的规范策划,提高其高端市场和区域特色产品的知名度、影响力和美誉度,在此基础上,积极对辖区内有知名度的牛肉区域公用商标和自主商标开展驰名商标认定工作,以实施扩大保护。三是加快建设全产业链质量追溯体系。利用肉牛个体标识技术、数据采集与传输技术,建立肉牛个体系谱、体况、生长、生理等档案数据库。采用射频识别等技术,对配种、饲养、防疫、屠宰加工等进行全过程追溯监控,实现从牧场养殖到加工到餐桌全过程数字监控和质量追溯,为品牌建设提供质量保证。 
    (四)加强肉牛繁育体系建设。肉牛繁育体系建设是肉牛产业持续健康发展的重要基础。一是把肉牛改良工作作为保护草原生态、增加农牧民收入的重要途径,全面系统、持之以恒地抓紧抓好。首先广泛采用冷配技术,加快优质良种肉牛繁育推广,提高优质良种肉牛的生产规模,进一步巩固提高良改化程度。其次制定有效的制度管理措施,加大对种牛生产经营企业及合作社的监管力度,优先保障盟内农牧户种源需求。在此基础上,积极引导广大牧民有计划地开展种公牛内部引进调剂,提高本交改良成效。二是按照政府支持、市场化运作、企业化经营的形式,加快建设繁育、采精为一体的肉牛种牛场。重点支持推进乌拉盖管理区内蒙古奥科斯牧业有限公司育种技术体系建设项目,并加强与中国农科院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的联系洽谈,将国家肉牛种质资源保存创新利用中心建设项目尽快落地。加大种畜场、核心群和扩繁群建设力度,加强选种选配,建立健全育种档案,不断扩大种牛生产规模,为加快培育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锡林郭勒肉牛”新品种打好基础。三是改造升级冷配站点,更新液氮罐、运输车等设备。加强集冷配、防疫、养殖、经营管理等技能于一身的基层技术人才队伍建设,着力完善质量安全监管防控体系。搭建以实际操作与理论知识相结合的网络视频服务平台,为提高农牧民实用技术能力创造必要条件。 
    (五)成立锡林郭勒盟优质肉牛产业合作联盟。为充分利用现有安格斯牛优质资源,进一步推动安格斯肉牛养殖户抱团发展,实现优质优价、凸显集群效益、推进创品牌,以加工和养殖一体的龙头企业牵头,由安格斯肉牛养殖企业、合作社、规模养殖户和加工企业共同参与发起成立锡林郭勒盟优质肉牛产业合作联盟。联盟成立以后,将协同肉牛产业的各方优质资源,优化要素资源配置,共同致力于产销对接、订单合作、生产服务、金融服务、信息服务等产业化的服务体系建设,通过产业联盟的形式创新体制机制,探索产业链运行的一体化模式,依托联盟的平台发起建设整个产业的行业标准,为养殖户与现代牧业发展有效衔接提供平台,助力肉牛产业化发展。同时,邀请专家、学者、品牌战略规划公司,为锡林郭勒盟优质肉牛产业规模化、规范化、品牌化、高效化发展出谋划策,加快推进肉牛产业高质量发展。 
    (六)协同推进饲草料保障体系建设。一是加快调整种植结构。坚持“节水轮作、减薯扩饲、种养结合”,以国家“粮改饲”、优质高产苜蓿、退耕还草、后续产业发展、农业开发项目为依托,扩大青贮玉米、青谷草、青莜麦、苜蓿等高产饲草料种植面积。同时加大高产饲料基地管理,严禁改变高产饲料基地用途,并充分利用现有灌溉条件较好的土地,大力推进优良牧草的种植,不断提高饲草料供给能力,促进种植业与养殖业协调发展。二是推广伏草青贮。利用丰富的天然牧草制作伏草青贮,保持了牧草较高的营养价值的基础上,有效提高饲草利用率。三是大力引进和种植青贮玉米。青贮玉米是世界公认的产量最大的饲草资源,全株青贮玉米是优质饲草饲料资源,是肉牛养殖、育肥的重要饲料,青贮和秸秆既能代替青干草,又资源丰富、成本低。应通过大力引进、种植青贮玉米,保障粗饲料有效补给。四是加强天然草原的保护与利用。严格执行天然打草场管理制度,杜绝掠夺式经营,推进联户经营的新型经营模式,整合天然草牧场和打草场,提高机械设备利用率和劳动生产率,全面提高草产量。对天然打储草,采取有效措施,强化调剂力度,做到盟内牧草不出盟。对土壤、植被条件较好的部分天然草原采取围栏封育、切根、补播、施肥、除毒害草等改良措施,提高草地产量和品质。五是加大人工草地水利设施更新、配套、改造、升级等建设力度,实现人工草地高产高效。 
   (七)加快转变畜牧业生产方式。长期以来,我盟部分干部和农牧民形成了一种错误的认识,认为草原畜牧业就是“靠天养畜”,不提倡或者反对舍饲育肥、圈养、舍饲和半舍饲经营模式,特别是饲养管理模式和发展方式还是比较传统,并且思维固化、墨守成规,没有真正突破过时的发展模式,没有真正摆脱传统的路径依赖。我们一定要学习借鉴先进地区的好经验好做法,充分运用解放思想这一法宝和利器,寻求肉牛产业发展中的克难攻坚的举措和路径,按照习近平总书记考察内蒙古时提出的“四个着力”指示要求,积极践行新发展理念,着力转变生产方式,促进肉牛产业高质量发展。 
    (八)积极推进牧企利益联结。一是要注重对农牧户的培养,提高农牧户素质。对农牧民普及有关法律知识、科教知识和信息知识,提高他们的法制意识、市场意识与诚信意识,从根本上解决农牧民因自身素质的低下而形成的安于现状、不愿冒险、不愿意选择农企利益联结的问题。因此企业要有针对性的培育出敢于尝试的有现代经营理念的新时代农牧民,通过企业对农牧户的带动,使其效益有明显提高,从而带动农牧户自愿加入牧企合作的队伍中。二是加强企业对牧企利益联结关系协调管理,向广大农牧户提供市场信息和社会化服务,引导农牧户进行生产经营。利用技术开发优势,向农牧户提供技术指导,引导农牧户科学养殖,提高肉牛的产出质量,进而提高合作生产效率,实现利益共赢。三是要努力寻求潜在的合作农牧户,不断拓宽收集农牧户的信息的各种渠道,了解到他们是否有合作意愿或者是否有潜在合作意愿,特别是对于生活条件不同、年龄不同的农牧户,为其提供可选择的模式和联结方式。四是大力发展代表农牧户利益的合作组织,或者龙头企业牵头建立养殖专业合作社,加强农牧户与企业的联系,以逐步建立紧密性的牧企利益联结关系来推进肉牛产业化的发展。五是建立合同监督与约束机制,以法律的方式明确利益双方的权利义务,以法律的形式来约束各方的行为,这样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使双方利益联结关系逐步由松散转换到紧密型 
    (九)加大金融服务支持力度。一是各级政府及相关部门协调金融机构延长贷款期限,支持农牧户、合作社、龙头企业以林权、草牧场承包经营权、农牧民住房财产权进行抵押贷款。二是充分利用内蒙古农牧业融资担保公司锡林郭勒盟分公司政策性担保职能,推进政府、金融机构、担保公司协同合作,通过创新担保业务产品,建立政策性金融支农机制,强化增信服务,缓解我盟畜牧业发展“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三是按照《锡林郭勒盟金融支持民营企业高质量发展的实施意见》(锡署办发[2019]22号)的通知精神,积极推进政府性融资担保体系建设,拓展融资渠道,降低融资成本。四是结合金融部门深入落实《锡盟政金企协同推进金融“保项目、入园区、进企业、下乡村”行动方案》(锡金办法[2019]8号),以开展丰富多样的政金企对接活动为契机,各地政府主动与相关金融部门的协调对接,将肉牛产业项目纳入金融部门的重点服务对象,积极争取信贷支持。五是尽快启动政策性肉牛保险费补贴试点工作,保障优质良种肉牛养殖户基本收益。同时,按照“政府引导、市场运作、自主自愿”的原则,鼓励养殖户、养殖企业与保险公司建立优质良种肉牛商业保险防范机制,提高全产业链风险防控能力。 
    (十)狠抓肉牛产业发展规划落实。2016年以来,盟委、行署就把肉牛产业作为带动我盟传统畜牧业向现代畜牧业转型的主导产业之一重点来抓,相继出台了《关于加快发展优质良种肉牛产业的决定》(锡党发[2016]6号)、《锡林郭勒盟优质良种肉牛产业发展规划(2016-2020年)》和《锡林郭勒盟优质良种肉牛产业发展扶持办法》(锡署发[2018]126号)等一系列推进肉牛产业发展的政策性文件。目前,规划实施接近四年,但是肉牛产业发展与规划目标任务还有一定的差距,有“重规划轻落实”现象。因此要切实抓好肉牛产业发展规划的落实。一是加强考核督查,把发展优质良种肉牛产业工作纳入党政实绩考核,加强对各地各部门工作推进落实的监督检查,对重点任务落实情况进行考核评价和责任追究,兑现奖惩、奖优罚劣,确保各项政策措施落实到位。二是针对产业发展重点领域存在的实际问题,各级政府认真梳理逐一研究协调解决,确保肉牛产业重点项目的按期投产,健康有序发展。同时把肉牛产业发展与乡村振兴战略和嘎查村集体经济发展结合起来,聚焦聚力、统筹推进。三是各相关部门紧紧围绕盟委行署的决策部署,把肉牛产业发展作为工作重点,并依据国家、自治区产业政策,在招商引资、服务环境、行政审批、宣传引导、扶持政策、资金安排上重点倾斜,齐心协力共同推进规划实施。四是充分发挥企业在开拓市场、产品研发、品牌培育、标准化推广、科学饲养管理普及、利益联结机制建设等方面的积极作用,以市场化带动产业化,为我盟肉牛产业转型升级、提质增效提供新动能。